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Bakkt | 比特币牛市助推器?

浏览人数:19|上传时间:2019-11-23 18:58:57|来源:明发娱乐-明发娱乐手机版-明发娱乐官网

  隶属于洲际交易所集团(ICE)旗下的数字通证期货平台 Bakkt已经通过了美国纽约州金融服务部(NYDFS)的批准,将于9月23日提供以实物结算的比特币(Bitcoin)期货合约。

  自2018年8月推出以来,Bakkt一直在争取得到监管部门的批准,并试图向用户提供以实物结算的比特币期货产品。Bakkt将会提供每日合约、每月合约两种期货合约,为机构投资者提供合法合规、安全便捷的投资BTC的途径。

  Bakkt 成立于区块链二级市场的寒冬期,却坐拥令行业甚至整个金融界艳羡的投资。作为ICE的子公司,Bakkt 轻松获得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Horizon Ventures)、波士顿咨询集团(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微软风险投资部门 M12、Pantera Capital、Galaxy Digital、CMT Digital Ventures、Chainfund Capital、Payu(Naspers的FinTech部门)、Alan Howard、洲际交易所、Protocol Ventures、Goldfinch Partners、Eagle Seven 1.825 亿美元的A轮融资。

  其中维港投资(Horizon Ventures)是Facebook、Skype、BitPay等科技企业的投资人,南非报业集团(Naspers)是腾讯公司第一大股东,其投资机构中也不乏顶级区块链风投。

  编辑:蓝鲸? | 校对:Allen~Lin

  ICE从能源期货到比特币

  洲际交易所创立于 2000 年,创始人是在西部电力集团担任为期十四年之久的总裁杰弗里·斯普雷彻(Jeffrey C.Sprecher)。任职期间,斯普雷彻发现许多电力公司和金融企业希望利用金融交易合约对冲在能源领域的投资,但是这类交易合约市场通常存在无序且不透明的弊端。

  1997 年,斯普雷彻购买了位于亚特兰大的 Continental Power Exchange,并希望将其打造为一家以网络为交易平台、以能源期货为主要交易产品的场外市场。2000 年,斯普雷彻成功地改组成了洲际交易所。此后,洲际交易所便开启了通过多元化并购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模式。

  洲际交易所的收购活动具有鲜明的特征。

  一是加强横向并购,从而既丰富交易产品,又改善全球布局。2001 年,洲际交易所收购了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后,在欧洲开始了能源衍生品交易业务。此后,又先后收购了纽约期货交易所、加拿大温尼伯商品交易所、新加坡商品交易所,奠定了在欧洲、北美和亚太市场衍生品交易的业务基础。2013 年,洲际交易所收购了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填补了在证券市场及金融衍生品交易领域的空白。

  二是加强纵向并购,既把握风险管理的主动权,又显著提高运营效率。2002 年,洲际交易所开始为 OTC 能源期货合约提供清算服务。2007 年起,先后收购了纽约期货交易所清算公司、新加坡商品交易所清算公司等。这些收购使得洲际交易所完成了交易清算垂直一体化,有效降低了交易成本。

  三是拓展数据与技术等新兴业务。2015 年至今,洲际交易所频繁收购数据信息公司与交易技术公司,通过不断完善数据与技术这一新兴服务,再次努力打造自己在全球交易所行业的领先地位。

  截至到 2017 年年底,洲际交易所共有 4 家证券交易所、8 家衍生品交易所、3 家 OTC 市场、2 家另类交易系统和 7 家清算公司,均是洲际交易所的全资子公司。自2006年上市以来,ICE的年回报率为24.1%。去年该公司高达54%的净利润率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中排名第四。

  

  Jeff Sprecher, ICE的主席&CEO 和妻子 Kelly Loeffler, ICE 执行董事&Bakkt CEO

  为了研究数字货币的运作方式,2015年初ICE购买了美国最大的数字货币市场Coinbase的少数股权。

  由于比特币本身是去中心化的,比特币本身的理念就是要脱离第三方来完成P2P的转账交易。比特币的支持者是反对在比特币的网络基础之上建立一个托管与交易的大型交易所。

  但Sprecher的看法不同,站在交易的角度他认为这个市场目前缺乏的正是强大的中心化的基础设施,只有这样完备的基础设施,才能够让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和捐赠基金去拥抱比特币。 机构投资者认为比特币在未来能够成为一个主流的投资资产,如果有一个共同基金或者ETF能够满足机构对于投资的需求,那将是极具市场吸引力的。

  Bakkt 管理团队人选也备受 ICE 重视。Bakkt CEO Kelly Loeffler 是 ICE CEO Jeff Sprecher 的妻子,也是参与了 ICE 对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收购与 ICE IPO 的元老级员工,其他管理人员也大多来自 Coinbase、Digital Asset Research 等知名区块链企业。

  Bakkt 其本身也并非只是一个交易平台,其核心服务是“安全合规的托管业务”以及“机构级别的交易结算”。Bakkt 将利用母公司 ICE 既有的基础设施,由 ICE 进行交易撮合与清算。Bakkt 将通过独立治理、有严格安全防护措施的信托产品 Bakkt Warehouse 为实物清算的 BTC 合约提供通证托管服务。

  Bakkt 将会和ICE futures US 和ICE Clear US进行合作,在9月23号推出托管和实物交割的每日和每月交割的比特币期货合约,Bakkt 的比特币期货将在ICE futures US进行交易,并在由CFTC监管的ICE Clear US进行清算,Bakkt 的期货合约也将由ICE Clear US现有的担保基金来承保。虽然ICE 的bakkt的比特币期货不是首个在美国主要衍生品交易所上市的比特币期货,但是对于加密货币行业来说,它可能是最重要的。因为不同于芝加哥商品和期权交易所以现金结算的比特币期货,Bakkt 的合约以实物结算,经纽约州金融服务管理局批准,Bakkt Warehouse 将为实物交割的期货保管比特币,这就为客户提供了监管的透明性和安全性。同时在一个缺乏机构级基础设施服务的市场上,也提供了一个受监管的全球交易所。

  Bakkt 的比特币期货合约将不依赖于不受监管的现货市场的结算价格,因此它可以作为比特币基准价格的透明价格发现机制,一旦出现重大的操作现货市场活动,与反洗钱政策不一致和合规控制薄弱等问题,合规的重要性就能显示出来。

  Bakkt 的愿景不止包括期货合约,而是打通现货、期货交易到数字通证支付的生态闭环。Bakkt 将推出一款名为 Bakkt Pay 的移动支付应用,并且挖来谷歌支付产品专家 Chris Petersen 负责此应用的开发工作。Bakkt 表示,“无论是消费者、商家、还是区块链公司,都希望拥有进行数字资产交易的能力,因为数字通证的意义会超越价值储存或投机,随着分布式账本技术的不断发展,Bakkt 会与更多商家进行合作。”

  星巴克将成为 Bakkt Pay 的重要合作伙伴之一。此外,微软、AT&T、连锁百货商店 Nordstrom以及游戏零售商 GameStop 也有可能参与 Bakkt Pay 项目。

  Bakkt是不是比特币牛市的助推器

  Bakkt 出生的时间比较特殊,在交易所烽烟四起的2018年8月,背后的出资方都是传统的精英代表。一度被业内舆论认为是精英阶层的一场后知后觉的跟风行动,然而综合各种因素来看,Bakkt 跟他背后豪华天团的意向远不只此。

  普通阶层之所以能够通过加密货币实现阶层穿越的重要原因就是加密货币打破了传统法币强者恒强的价值分发模式,获得了区块链网络所派发的绝大多数加密资产,借此轻松实现了阶层穿越。对于这个社会的精英阶层来讲,他们需要在加密世界里重新得到主导权,但问题是想要搞定加密货币市场没有那么容易。

  以精英阶层入局的时间点为界,不难发现在这个时间点之后的加密货币的主要份额所有权相对来说都是比较好控制的,只要搞定一些公募和私募的渠道就可以了,现在一级市场上那些优质项目的份额已经基本上与普通人无缘,想要入手基本上只能去二级市场接盘。但是在这个时间点之前的加密货币,精英阶层还没有实现对主要份额的掌控,比如莱特币和狗狗币这种诸多POW的项目,如果这些主流资产实现增值,那传统的精英是无法享受到其中的红利的。

  就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草根气质的老项目的发展实际上比精英购置的新项目更有持续性,过去一年市场上那些共识度比较高的老币种,就算出身草根,未来稳步增长的可能性也很大。至于那些新增的加密货币,即使团队背景再豪华,站台名人再硬核,市场表现也往往不尽人意,价格动辄还会归零,让当时打破头抢份额的精英们后悔不迭,对于那些有意通过投资加密货币来保住自己现有社会地位的精英来说,现在他们的重点已经不仅仅是如何抢到新项目的一级市场份额,而且也要在老币种领域上取得主导权。

  按照行业内人士的说法,想在老币种上取得主导权只要在市场上买买买不就行了么?反正加密货币市场的总市值连三千亿美金都不到,几家大型的基金就足以把这个市场绝大部分的份额纳入口袋了。但是问题在于市场并没有那么简单,很多朋友在这个问题上的判断失误在于,由于自己的资金体量比较小,很容易以动态的眼光去看待精英入局这个过程,但却偏偏忽略另外一件事情。由于数字资产交易的特点,以精英阶层的资金体量,在加密货币市场加仓时,会以极快的速度抬升收货的成本。

  很多朋友不清楚纳斯达克市场的资金体量是什么样的?美国在2017年的时候私募基金的管理机构有3000家,管理资金的总规模达到了12.5万亿美元,折合下来每家达到了42亿美元,按照市场的市价来计算差不多值42万个比特币,现在比特币富豪榜的前三名 币安、火币和bittrex冷钱包的比特币加起来也就是这个数。这种体量的资金的资金在市场上砸一下,对于市场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这仅仅是三千家基金中的一家而已,事实上哪怕只有这一家基金只拿出1%分资金,也就是4千万美元扔到比特币的市场里,短时间之内都足以把加密货币市场搅得天翻地覆。从这些统计数据我们不难发现,对于吐口唾沫就能让加密货币市场鸡犬不宁的传统基金来说,数字货币市场当下的基础设实在是支撑不了他们在这个领域里大施拳脚。

  目前行业的交易深度还不共享,而且还支持无线做多和做空。如此一来,一旦体量稍大的资金入场就会迅速提升吸筹的价格,如果市场察觉到精英阶层存在有持有一定仓位的刚需,那么收货的成本更是可能会达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有一天出货变现的需求,他们所得到的收益也可能会低到难以想象的程度,如此以来,精英阶层的海量资金在加密货币市场的实际回报率是要远低于理论上的那点纸面富贵,甚至能不能跑赢传统金融市场中的价值股票都不一定,这个实际上呢也是为什么主流资金一直迟迟不进场的重要原因。

  说到这点精英阶层在目前加密货币领域的主要诉求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以尽可能低的成本,来吸纳绝大部分的主流币,同时呢在必要的时候能够以可预见的价格出手套现,但问题在于目前币圈的基础设施远远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如此以来他们必须自己来搭建工具来实现自己的意图而这个工具的初级形态就是被业界高度瞩目的Bakkt交易所。

  Bakkt是如何成为精英阶层低成本吸筹的工具呢?具体来看可以总结为一句话:一个工具两种途径。在这其中一个工具指的是业内前段时间频繁讨论的实盘交割,两种途径分别是汇集流量和低价扫货。实盘交割对于精英阶层的重要意义之一就是要尽可能多的从市场上争夺比特币的份额。否则你很难解释为什么Bakkt交易所和背后的诸多金主,在对国会和政府有较强影响力的情况下,却依然选择要以可能会面临更强监管的比特币来作为结算单位。如果一切推进顺利的情况下,未来很有可能会在比特币富豪榜上前几名看到的都是Bakkt的钱包地址,其余额可能比我们目前所见到的这些交易所加起来的比特币总和都要多。另一方面对于国际精英来说,自己的加密资产是放在纽交所母公司的交易所更可靠还是放在几家时刻面临监管风险的小私企更可靠,一目了然。前者即便面临重大损失和破产也有完善的兜底和清算机制,而不会像bitfinex一样,让投资人时刻提心吊胆,更不会出现像Mt.Gox倒闭时,出现人财两空的局面。

  这样一来等到Bakkt上线,他们很可能会把自己的数字资产从冷钱包和原来的交易所提取出来,转而托管在Bakkt的资产库中。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自己保管私钥还是信任小企业背景的交易所都只能算作一种权宜之计,而付给Bakkt的资产托管费用和上述资产丢失的庞大风险成本相比不值得一提。在上述两种因素的推进之下,等到时机成熟之后拥有足够资金储备的Bakkt很可能会将现有的交易品种从期货拓展到现货,交易标的从比特币扩展到其他数字资产,进而能够让机构级别的资金在足够的交易深度下放心吸筹。

  低价扫货指的是Bakkt在汇集了全球精英的比特币资产后,在这些只有使用权的比特币中抽出一部分转化成自己拥有所有权的比特币,具体的手段实际上就是Bakkt的两条主要收入来源一个是手续费,第二个是存储费。对于Bakkt来说交易和清算的框架都是现成的,交易的比特币期货在Bakkt母公司ICE futures US上交易,在ICE Clear US上结算,消耗的边际成本非常低,产生的边际利润是非常高的。如果未来持续看到更多的大型企业成为Bakkt的出资方的话,也不要惊讶。毕竟想分食比特币流通和存储利润的社会精英可不仅仅是外界看到的12家股东。

  Bakkt绝对不是我们想的是精英阶层的一次追高行动,而是一次针对性非常强的入局,目的就是同时切入目前由草根阶层所主导的加密货币的消费环节和流通环节。如果搞不清楚这一点的话,很容易就会重现2017年底的那种状态,前脚还在为CBOE上线比特币期货欢呼,后脚就在倾盆瀑布中目瞪口呆,却始终没有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虽然很多人行业名人曾经预测,Bakkt可以开启一轮长达数年的大牛市。无论这种情况是否真正发生,这都不是Bakkt和其身后的精英阶层所希望看到的情景。至于原因正如之前对大家说的,如果行情在布局完成之前就启动,那将无法从中获得足够的行业红利。换句话说,精英阶层所希望的景象可能与整天盼牛来的普通人和币圈大佬们正相反。

  在华尔街的精英看来,加密货币将会持续存在,比特币过去似乎一直生活在沼泽中,但最终还是存活了下来。既然资产的上涨也就是收益是确定的,他们接下来要做的就只剩一件事就是打压收货的成本,为了把比特币的价格打压到一个合适的点位在2017年底推出了CBOE,结果就是一场漫长的大熊市,但这一次未被能够以足够低的水平持续吸入比特币。紧接着就又推出了一个重要的基础设施也就是Bakkt。

  END

  参考资料:

  [1]. 洲际交易所集团业务发展研究与启示 ,上证研报,2018.05

  [2].合约正规军 Bakkt,韭菜救星还是收割机,币全,2019.08

  [3].Bakkt 能否开启比特币的下一轮“牛市”,Bitcasso币加索,2019.08

  [4]. The NYSE’s Owner Wants to Bring Bitcoin to Your 401(k). Are Crypto Credit Cards Next?,Shawn Tully,2018.0